•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WRC 大咖觀點】未來峰會第二單元 高峰對話

    時間: 2021-10-29

    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第二天線下主論壇——“未來峰會”群星璀璨,產、學、研各領域大咖齊聚首,共話巔峰,為機器人未來發展領航。

    峰會現場,高峰對話環節,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田苗教授主持,國投招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世海、真成投資管理合伙人李劍威、金科君創資本創始合伙人管弦悅、廣東拓斯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張朋、北京柏惠維康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劉達上臺就座進行對話。以下為高峰對話內容全文整理。

    6181e3f78da97.png

    王田苗:感謝大會組委會給我們這樣一個環節進行對話,十分有幸為組委會邀請以下幾位嘉賓,他們都是來自業界知名的投資大咖和產業新秀,有請國投招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世海,真成投資管理合伙人李劍威,金科君創資本創始合伙人管弦悅,廣東拓斯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張朋,北京柏惠維康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劉達。非常有幸,每次請到一流的科學家、企業家和知名的投資大咖,我都覺得是對我的一次學習機會,所以我做了一些功課,但在此之前還是請他們本人簡約地用兩分鐘介紹一下自己,以及他們在業界特別突出的成果。

    王世海:非常感謝田苗老師的邀請,同樣的地方一年參加了好幾次。國投招商是一個市場化的私募管理機構,現在管理的規模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我們的主力基金就是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投資的主要方向排在第一的就是智能機器人,然后是新能源汽車、生物醫藥器械、新一代信息技術,所以也是基于這么多年跟田苗工作室一起學習、一起理解,所以到了現在這個會場,非常榮幸得到大家的指導。

    李劍威:很高興有機會參加今天的討論,真成投資是一個專注于先進制造、云計算、人工智能這兩個大方向的早期投資基金,我們管理規模跟國投沒法比,大概是20億元左右。之前我對機器人工程非常感興趣,也有幸和王老師合作,包括云舟智能,之前我們也投過做載人無人機的易行。我們感覺機器人+人工智能在接下來幾年是大爆發的時間點,今天也很希望和在座的各位碰撞出一些火花。

     管弦悅:金科君創2014年創辦以來主要是三個投資方向:醫療健康、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智能制造,我們在機器人方向也布局了一些企業,包括天智行等等,一共有5家醫療機器人,我也比較偏好特種機器人,包括飛機智控、水下機器人,其實都是挺超乎我的預期。為什么要布局這樣的機器人方向?一會兒王老師會提相關的問題,然后我們再來討論。

     張朋:下午我到展館看了一下,世界機器人大會不能缺少工業機器人,我們是一家工業機器人企業,也是廣東第一家上市的機器人企業,主營就是三個硬件核心產品:機器人、CNC、注塑機。我們的特點還是面向工業,客戶群體其實非常大,所以核心還是覆蓋了很多客戶,這是目前我們的一些現狀。工業機器人現階段面臨的瓶頸挺多的,壓力也挺大的,但大家至少都看好工業機器人,各個國家對機器人還是很支持的,所以我們堅定地覺得工業機器人未來一定會走到國際市場。

    劉達:我們柏惠維康是專門研發和運營手術機器人的公司,也有國內第一款獲批的外科手術機器人,目前每年的手術量大概是3000臺以上,就是每周都是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在全國可以完成將近60臺以上的手術。我們口腔手術機器人是今年4月份國內第一個獲批,目前打造了國內第一家口腔手術機器人的運營培訓中心,希望通過微創、精準、高效的手術機器人為更多的醫院、醫生和患者進行服務。

     王田苗:可以看到各位在自身的業界都做出過突出的業績,所以我還是想和這五位知名人士探討我國未來工業機器人應該發展的戰略和策略。2021年1-7月,我國機器人整個使用包括進口和國產大概是20萬臺,去年我們大概在17-18萬臺,就是7個月一下子超過去年一年,增長率是64%左右,整個智能制造和社會經濟高速發展的過程中,新能源、半導體都在迅速發展,一大批工業機器人也都上市了,集成、部件和主機,服務機器人比如科沃斯遠遠把美國的IOF甩在后面,原來是做教育做特種,后來也做到吸塵器,掃地機器人的市值是200多億人民幣,我們是500-1000億元人民幣。今年在BAT、京東、埃孚特、博時和新松參與的投資整個加起來,包括投資機構大概是300多億,這里還不包括高領、紅杉和其他專業基金,這些有50起融資規模超過1個億。去年到今年注冊有關機器人的大概是7萬家,比如仿生、教育,但增長率很高。所以在這樣大的背景下,今天上午我們探討中國機器人產業的進展,我們是制造的大國和強國,工業機器人、3D打印、新能源車、航空航天都應該強,這樣才能支撐我們成為制造強國。因此我想聽一聽對工業界有較為深刻了解的,能否給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在這五到十年有什么路徑,讓他們走向世界,能夠向軌道交通、航天和工程機械一樣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有沒有什么思考和建議?

     王世海:剛才田苗博士的主題是落在工業機器人,我們管理的先進制造產業基金是從2015年開始投資工業機器人,到現在已經六年多的時間。2015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年份,基本上是十八大全國回歸到實業和制造業,就是制造業強國這樣一個起始點,所以我們基金也非常榮幸投資工業機器人,目前布局了伺服電機、減速器、本體、協作機器人、PLC等等產品,所以到目前為止在全產業鏈都在工業機器人進行了布局。六年以來,我大致上認為2015年討論機器人的時候,當時整個全國的量是4萬臺左右,今年可能會突破25萬臺,甚至達到30萬臺,六年的時間基本上翻了六倍。當然,這里沒有區分是國產還是進口的比例,所以如果看整個數據的話,近幾年以工業機器人為基礎的自動化、數字化得到了長足的發展,一些在這方面從事工業機器人的創業公司、上市公司,比如創業公司融資的數量,包括上市公司的市值翻倍也非常好,整體來講是一個蓬勃向上的過程。

    但在這個過程中,今天中午午餐會的時候也有談到這個問題,包括今天上午講到的,這個行業是否在內卷?我不是社會學家,不知道內卷的真正含義是什么,但我不太贊同這個說法。我認為六年以來,整個機器人產業經過了政策推動、資本催生以后,到了2021年基本上消除了熱度,回歸到了一個相對理性的狀態。但競爭是激烈的,激烈的競爭不意味著內卷。內卷首先是技術不進步了、市場不拓展了,導致內部的激烈競爭才叫做內卷,所以我認為還是要長期看好,并且得到了一個很好的歸位。

    那么現在存在什么問題?五六年前談工業機器人,我們一直認為零部件產業是一個瓶頸,一個減速器的成本減到整臺六軸本體的30%左右,但這幾年我們在減速器領域有那么幾家公司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包括綠樂諧波和正康,基本上緩解了國內國產機器人零部件依托于海外進口尤其是日本卡脖子,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突破。

    目前行業的變化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因素,庫卡ABB大量的機器人用在傳統汽車的焊接領域,包括折彎和技術加工領域,但國內的工業汽車產業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事實上工業機器人是五十年代就有的,日本人通過大規模的工業生產,尤其是汽車工業生產推向了一個普及化、應用化的領域,所以汽車工業的變化會非常大地影響工業機器人的走向,大家一定要關注這個變化。國內的新能源汽車已經在全球引領了行業的發展潮流,到了今年的新能源汽車,包括整個整車產銷量應該是2800萬輛左右,再過五年新能源汽車的比例會極度提高,至少在發動機、變速箱的加工會對機器人和整車的焊接發生革命性的變化,3C和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又給我們協作機器人提供了機會。

    應該說機會和危機是共生的,我們取得了翻六倍的增長,所以不能說這個行業是內卷的。未來的發展在哪里呢?我們做工業機器人的一定要做應用端,不是外國人做什么我們就做什么,而是一定要深刻地理解中國大工業制造的發展格局的變化,主要是三個大的領域:新能源汽車、半導體產業,這些會對一些小六軸產生革命性的變化,在座的也有一些創業者,就是手術機器人產業,我們也可以歸為工業產業。

     王田苗:由于適應環境的變化,搞不好國外還不一定能夠轉得這么快,反過來對我們國家,就像新型的創業公司或者協作六軸帶來機會。

     張朋:我們一直做工業機器人,最近幾年我們也會先看四大家族是怎么做的,發展路徑是怎樣的,也在探索我們應該做成什么樣。我們自己有清晰的認知,確實工業機器人早期的四大家族或者國外機器人是靠汽車產業起來的,就像剛才王總講的,汽車產業發生了變化,國內企業能夠抓住什么機遇?按照大灣區來講,我們可能抓住了一些機會,就是電子行業最近的應用,靈活性、應用性要求是極高的,反倒給了國內企業一些機會,服務速度、響應速度會比國外的企業更好。最重要的就是機器人的核心零部件給點時間肯定可以突破,但在應用系統上的研發投入是極大的,這種程度給我們今天帶來一個好處,就是應用性會更強,更適宜于中國制造業目前的需求。未來的發展在應用、細分行業和軟件層面的研發,可能是在持之以恒地不斷投入,不管是人才還是各種資源都投入進去,因為一旦規模起來、技術成熟、零件成熟,中國機器人發展起來只是時間問題。

     王田苗:沒想到大灣區的張總對工業機器人和世海一樣充滿信心,20萬臺中國產品牌占了35%,可是汽車中只占13%,大部分都是海外的,電子和3C占到20%。最近我們也發現工業機器人一方面進入新能源,另一方面進入半導體,有的也有進入食品加工,這方面算工業機器人的范疇嗎?我聽說出現新行業、新場景,總部打到上海,上海打到外國,討論規模多大、效益多大、利潤多少,反過來又對中國自主品牌帶來了很大的機會。按照你們這樣樂觀,可靠性、毛利低、零部件成本高這些問題好像都會克服,讓我感覺我也要搞工業機器人了,很有信心。你們在機器人方面有周期感嗎?周期感有兩種:一種是本身的周期,就是公共服務周期、醫療機器人周期、消費周期,就是一個新的機器人物種出來,有的時候要看成長性,滲透率是10%左右,成熟的是40%-50%,飽和的是70%,顛覆性的是20%,你們怎么看機器人周期?因為這樣的話才能讓我們有定義,不然的話我們會很焦慮,不同的周期就是屬于你自己的領域,同時也對新興的方向很重要,比如要是服務機器人太飽和,必須要有第二條曲線。

     李劍威:其實無論是工業機器人還是服務機器人,在我們做投資的看來,無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都要抓住兩個要點:一個是場景,機器人究竟需要解決什么問題。另一個是增量,最好是一個新增的市場。如果這兩個結合得很好,最近的案例就是掃地機器人,不是一個新物種,十幾年前iRobot就已經上市了,也在美國做出了成品。記得我最早買iRobot的時候需要一個定位裝置,就是類似基站的東西放在屋里,整個路線規劃和操作都很麻煩,價格也很貴。這個公司最早可能是幾億美元的市值,最近可能漲了一點,因為國外也開始普及,但技術成熟曲線還是比較早期,仍然是小眾。我們看到科沃斯依托中國很強大的供應鏈,所以把成本做得很低,更關鍵的一點就是在易用性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不需要以前的各種導航裝置,可以自動導航,相對來說比較智能,所以體驗遠遠超過iRobot。產品上市其實沒幾年,現在創造出了大幾百億人民幣的公司,非常非常厲害。

    機器人掃地是不是剛需?如果是的話,產品成熟度是不是達到了跨越少數幾個能夠進入大眾市場的時間點?如果跨越那個時間點,滲透率可能是2%左右,2015-2016年中國市場滲透率是2%,可以迅速提高到7%-8%,這個增量無論是對創業者還是對投資人來說都是最好的,我們相信從8%增長到40%這個空間也會很大,后面可能會有更多的競爭,但是沒關系,一個新興的、且動場景的、滲透率相對比較低的市場能夠容納很多玩家,可以看到科沃斯去年漲了很多倍,最近回調了一點,石頭也漲了很多,有些用戶可能兩個都會用,所以從我們的角度看來,最關鍵的就是場景和滲透率。

    我相信不僅服務機器人是這樣,工業機器人也是一樣,核心就是找到新興的場景,真正能夠符合那個場景比較好用的狀態,到達那個狀態以后用戶會算ROI,一算就搞定了,很快就會買了。隱藏的問題就是用機器人替代人,不只是簡單的算帳的問題,能夠做到這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掃地機器人替代阿姨就非常值,Decesion-making非常的快。工業機器人能不能找到這樣的場景?比如3C就是新能源汽車,可能代表新的場景,如果找到一個合適的方案體量會很快。

    我感覺不能籠統地說機器人的周期,每個場景都有自己的周期和成熟曲線,對創業者來說更關鍵的是找到我們這個場景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已經突破了Critical Mass,突破的話后面的好日子就會到來。

     王田苗:就是痛點的應用常金,而且是新品類,抓住成長的高峰。

     管弦悅:我之前在北京市可謂工作過,也管過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所以對科技成果轉化比較有認知。2014年創辦了金科君創以后一直堅持科技投資,實際上每個成果出來以后在轉化為產品到產業化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F在我們管理的一共四期基金,一直堅持8+2,存續期比較長,這也是因為科技成果轉化需要一個過程。剛才幾位老總都講得非常好,科技成果要作為造福人類、推動社會進步做實際商業的貢獻的時候,一定要了解商業的需求,這是非常重要的。剛才講到周期,所以選擇項目的時候其實也是非常關注的,比如2014年開始在醫療機器人這個賽道,我們有天智行這個項目,后來我們又布局了相關的放療機器人、外骨骼機器人等等,所以我有一個樸素的想法,就是希望用這樣的手術機器人能夠讓病患少受痛苦,這是很樸素的想法,也會更加精準,同時保護了醫生。眾所周知,這里不用手術機器人來做的話,輻射對醫生是很傷害的。

    因為從這樣樸素的想法出發,我非常偏好手術機器人,包括外骨骼康復機器人,我們為什么要布局?就是從整個中國到世界的第二大經濟體以后,老百姓的生活已經提高了,但我們仍然處于九分治療、一分康復,西方的發達國家是已經到了三分治療、七分康復,所以康復的市場也會慢慢地起來,這是我們研究和觀察得來的。為什么布局我們的特種機器人?這跟工業機器人實際上是一樣的,就是相對年輕孩子們,人口減少、增速減少以后孩子不愿意干了,特種機器人實際上是在做人沒法達到的惡劣環境的場景,是由機器替代人去實現,這也是作為樸素的想法,我不覺得機器人能夠代替人,我是希望能夠幫助人、協同人完成人類可能無法完成的,或者完成的時候相對不夠精準等等,這些是我們的一些觀察和樸素的想法。

     王田苗:關鍵是從社會學的基本發展,醫療、康養以及人口減少、危險作業增多用機器人替代,這些確實是非常清晰。

     劉達:醫療是一個慢周期,我們是做手術機器人的,手術機器人又是醫療行業的一個新產業,所以可以說是慢上加慢。即使是頭部的達芬奇國內的裝機量也不到100臺,按照這個邏輯來講,很多投資人得到投資是非常幸運,甚至可以說是僥幸的。通過我們的實踐發現,一旦我們發現場景可能也不一定是那么回事。我給很多同仁介紹一個例子,去年5月份疫情之后我們在廣西百色醫院,他們購買我們的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今年5月份不到一年的時間手術量超過400臺。

    原來購買這個手術機器人之前科室神經外科的手術量是零,因為我們是做微創手術,常規的開顱手術在地級市醫院是開展不了的,而且也沒有病人來,因為擔心水平,有了這個機器人一年的時間,手術量由零變成了400次,科室的效益由于手術量達到幾千萬。當然,這有可能是一個特例,但手術機器人對我們這類神經外科和骨科,基層醫院和縣級醫院的醫生迫切程度要高于三甲醫院。我們雖然是從三甲醫院進行市場教育,但一旦地縣級醫院去用的話,因為沒有這個做不了手術,手術發病率是客觀需要的。

    為什么我們要做口腔?其實也是看到一旦我們能夠解決這個種植的痛點,精準度提高了,全國的量是500萬臺手術,如果真正能夠給醫生解決這個問題,又提高了效率,這個周期就會打破原來人們對醫療和長周期、慢周期的理解,因此既是對這個周期的理解,也是對這個技術發展的理解,通過技術的手段把這個場景突破,前面看著很快,后面就會加速,前面慢后面就會快。

     王田苗:康復會不會是一個中周期?如果是陪護老人聊天的話會不會是一個短周期?當然這是相對的,短周期是三到五年,中周期是五到八年,長周期是十到十二年,能否這么理解?或者是寫手術機器人、康復機器人有多大多小,因為還有康復理療,陪護聊天只有一大多小,

     劉達:其它的我關注的不是很多,但我覺得看客單價,回到商業邏輯,為什么我做手術機器人?還是感覺它的價值高,因為對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一臺手術綜合價值也是5-10萬元,口腔手術機器人平均那么高,但因為目前種植牙的體量大,客單價值還是非常高,所以我倒不擔心。當然,頻率加快的話客單價值量上去了,總量就會很大。

     王田苗:舉個例子,多大無小就意味著一定是在最頂級的三甲醫院和最優秀的醫生合作才輻射下去,不是簡單的二甲醫院,康復對用戶來說要的就是理療的效果,價格便宜,這和三甲醫院沒有關系,陪護聊天就是要了解周期和了解形態,其實對創業和投資就有這個理解,假如只讓你們選三個機器人,這兩三年一定要按住,能否跟大家分享一下?

     李劍威:其實無論是工業產品還是消費產品最怕周期,作為投資者和創業者想跳出周期的快圈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科技和技術不停地進步?;氐竭@個核心觀點來看,選擇什么產品必須要有足夠的技術承載力。比如你只做一個豆漿機,我不相信能夠做到一個技術承載力,如果是以技術承載力來看,選幾個產品的話手術機器人相關的肯定還是要選。

    剛才您說的醫師習慣的問題、技術瓶頸的問題,包括今天上午上海交通大學教授講的。就像剛才黃總說的,因為承載力特別大,并且對人類的理療診療發展只是一個起步,就像星光一樣照耀著很廣闊的一片天地?,F在我們可能開幾次會都無法預測一個更準確的未來,因為技術的承載力讓人更有吸引力,這是我們一定要選擇的方向,包括國投創新很多投招商也在這個領域不停地布局,最近我們又剛投了內窺鏡產品,其實也是機器人的表現形式。

    我們應當依托工業和制造業的進步去投一些新興工業機器人的迭代產品,比如捷卡協作機器人,為什么要這樣講?如果是想穿透周期的話可能還要有一個抓手,就是不停增長的巨大市場,德國、美國、日本等七個國家加起來不如一個中國大,20萬臺機器人就足夠了嗎?我不相信,加上中國還面臨著巨大的轉型市場,新能源汽車的興起、半導體產業的興起,所以還是要選擇這個市場,必須結合轉型進步的技術來看這個問題。事實上我還是想選消費類的,我們一起投資了9號,五年以前我就到田苗老師那里請教,消費到底該怎么投?當時您講的是以解決痛點,就是這么一個普通的市場,為什么沒有發現市場和科技價值誕生出來一個掃地機器人?

    作為業內人士,當時未必理解得透,科沃斯之后又出來一個石頭,這里我不帶有任何評價這些公司的色彩,只是一個看待演進的過程。整個消費類的市場客觀來講以后不能再叫機器人,就是一個智能化的設備,如果我們以智能化的設備重塑人類未來消費類對智能機器的需求,這是一個不得了的市場。就像中午我們談到還有一個觀點,以后汽車也會被歸為智能機器人領域。為什么要這樣去講?人的需求痛點是有固化的和層出不窮的,但偉大的技術革命,比如剛才提到的智能化,包括新的芯片應用,5G應用和6G應用,以后手放在方向盤開車就違規了,想一想這個市場有多大?僅僅滿足掃地嗎?不可能的,十五年前成就了豆漿機一類的產品,這個市場已經沒有了,因為技術進步了,習慣也進步了,痛點就出來了。

     王田苗:醫療、工業、新業態、新品類,特別是消費類的智能機器,張總有沒有什么個人觀點?

     張朋:我們一直做工業機器人,其實挺苦的,因為能夠看到最近幾年大家對機器人的投資,可能更多的還是跟C端相關,甚至是跟消費相關的投資容易吸睛一點,做工業機器人的基本上都在虧錢,所以虧錢做壓力非常大,國外經過幾十年上百年的發展才慢慢起來,國內機會很大,但確實工業的沉淀是需要時間的,可能沒法像大家剛才講的三年就能夠一飛沖天讓人看到成果,真正工業做機器人是2010年投入系統研發,五年才出來自己的系統,八年時間產品才出來,周期也是非常長的。為什么我們堅定看好這個板塊?去年的后疫情時代以后,確實整個制造企業對人的需求已經非常緊迫,根本找不到人,所以整個工業機器人一下子就被放量了。

    我們長遠來看,工業機器人是不是比其它的消費類更好,國家如果把制造業作為基石,工業機器人應該是能夠給電腦一個成長和起飛的核心,但確實需要太多打磨才能完善,能夠跟國外的機器人競爭,我們希望有一天真的不被國外卡脖子,那么我們對工業機器人就完全可以這樣看待了。電子行業無論是3C還是消費電子也是很大的市場,這也是中國最好的市場,食品包裝行業最近兩年發展也很快,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市場,也是對工業機器人有很大的需求??傊灰と颂貏e多的地方都是工業機器人最好的場景,所以我們從這個角度去找最核心的市場。

     王田苗:機器人還有不少洼地和金礦,包括很多一體化的空間,所以總體來說機器人還是以硬科技為主。最后一個問題,機器人產品技術和商業模式重不重要?哪些領域還是起到一個重要的方面?有人說今后應該是硬件、軟件加上落地服務一體化,缺一不可,因為和客戶拉得太遠不了解市場,以后機器人就是租,甚至能不能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周邊搞幾個無人化工廠,物流會很方便,為什么每個廠都要自己去搞環保認證?機器人領域應該如何重視商業模式?

     李劍威:我個人比較看好云計算,最早是軟件即服務,或者基礎設施即服務,這是非常先進的商業模式,美國的云計算公司差不多有100家上市,超過千億的有很多家,超過百億的數不過來。這些都是在資本市場非常受歡迎,基本上估值都是按照PS,不是超過PE,最低都超過10倍,現在更先進、更火爆的公司比如租賃或者數據分析,這些都是超過幾十倍上百倍。為什么這些公司非常受歡迎?本質上估值會比硬件公司高很多?;氐綑C器人行業,我們看一個創業公司從初期到上市和發展得比較大,如果是硬件公司即便是機器人,估值水平更多的是看硬件的邏輯。當然,滲透率很低的時候估值會挺高的,因為增長很快,一旦滲透率到了一定程度,比如整個市場到了60%-70%,甚至手機達到90%以上,其實估值水平就會比較低,能不能變成可持續的商業模式?蘋果最早就是硬件公司,后來巴菲特買入了,所以覺得這個可能變成服務公司,蘋果在服務獲得的收入占比已經超過20%,包括蘋果音樂、蘋果電視,所以這部分估值會提升。

    回到機器人本身,我們看到未來會不會存在這種續費類的、年費類的,或者按照服務次數收費的機器人的商業模式?我們覺得是很有機會,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場景不太一樣,比如能不能有后續的服務收入?最高就是賣清潔劑,因為滲透率很低,所以還是可以承載很高的估值。每個CEO心里都會不斷地思考,包括他們的董事和投資人都會思考,怎么讓機器人變成水電煤?比如王老師提到的集中式的拋光工廠、集中式的3D打印加工中心,現在已經可以看到某些行業已經在出現了,而且也在我們的Portfolio推動轉變,變成服務模型,變成服務模型的時候就要變成亞馬遜計算,某些場景已經在出現了,不是可不可能的問題,這個場景是不是近期內可以變成服務模型。

     王田苗:就是內容,而且充分利用云的計算。

     劉達:模式是體現在技術的領先性比較強的時候,這個時候模式的作用會比較大,如果我的技術、我的產品同質化比較嚴重,其實這個模式做的容易,但學也很容易,需要先有技術壁壘再強調模式創新相對比較舒服,否則的話技術都一樣。

     管弦悅:現在就是技術、產品和服務,這個模式已經開始了,包括水下機器人的項目,原來是山海機器人,后來是江河湖海都可以用,就是做一些打撈、清理和清潔,不光是賣產品,此外還有賣服務,沒有必要每個河道、每個水務局必須要買這么一套設備,可以是采用服務方式,包括康復機器人也沒有必要就是家里要買回去,畢竟康復完了就好了,可以采用一種租賃和服務的方式。

     王田苗:作為這次圓桌對話交流的主持人,我還是真誠地希望在座的幾位能夠用簡單的幾句話針對這個產業給臺下的聽眾一些祝福。

     王世海:我說六個字:硬科技、數字化。沒有數字化的硬科技是沒有很好的估值和未來的,但沒有硬科技作為支撐的數字化也是虛無的,整個智能機器人和智能制造的未來發展過程中,硬科技和數字化永遠會交織在一起作為我們行動的準繩。

     李劍威:我可能更多的是從投資人的角度給這個行業的創業者一些建議,如果在機器人行業做創業公司的話,一定要關注剛才提到的切到對的場景,不要老是琢磨機器人這個“人”,而是要服務場景。另外就是做增量市場,比如滲透率70%-80%不要去碰,做增量才有高增長,后面的融資才容易。

    管弦悅:我說八個字:仰望星空、腳踏實地。將來多學科交叉融合需要有大的夢想、需要有高新技術的支撐,但也需要挽起褲腳、摝起袖子加油干。 

    張朋:雖然工業機器人很難,但要做好需要幾點創新,包括技術上的創新、管理上的創新,商業模式上也能創新,這些疊加才能讓工業機器人企業在很難的情況下脫穎而出。我們不僅是在做技術創新、管理創新,而且商業模式上也做了一些比較新的創新,期待做工業機器人的一起堅持下去,相信會有一個很美好的未來。

    劉達:機器人這個高新技術產業首先要技術創新,通過技術創新帶動模式創新,最終還是要實現雙輪驅動,這樣才能得到產業、客戶,包括投資人的多贏,否則的話可能這個產業就會是曇花一現。

    王田苗:讓我們再以熱烈的掌聲感謝五位專家!

    主辦單位

    北京市人民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中國科學技術協會

    承辦單位

    中國電子學會 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局 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
    獲取有關世界機器人大會的最新動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關注大會官方微信
    中國電子學會 ? 2015-2021 All rights reserved備案號:京ICP備12041980號-10
    无码任你躁国语版视频,1000部做羞羞事禁片免费视频,偷拍与自偷拍亚洲精品农村的,波多野结衣AV一本一道